力帆推文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力帆推文 > 八零嬌寵:賺錢養崽當後媽 > 第20章 盛西江,能不能借我五百塊?

第20章 盛西江,能不能借我五百塊?

-

稍微一停。

星星又急忙說道,“對了,他們還說用爹的威望,弄什麼高利貸,高利貸是什麼東西?我都冇有聽過。

把所有的話說完。

星星乖乖的站在那裡,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腳尖。

盛西江幽深的目光猶如倒立的深淵,深沉不可見底。

眼前氤氳朦朧的怒意。

他到底在期待什麼?

他深吸一口氣。

終究在孩子麵前壓下了自己的惱怒。

拍拍星星的腦袋,“你說的事情,爹都清楚了,星星你先回家去,這件事情是大人的事,你不要摻乎其中,回家去帶好妹妹。

星星性格敏感。

已經感覺到了盛西江的情緒變化。

雖然不知道什麼是高利貸,但是他隱約覺得,爹很生氣。

那麼是不是等到爹回家之後,就會把那個毒婦趕走了?

星星點點頭。

一溜煙跑了。

星星迴家,看見何大花正帶著春生哄點點玩兒,毒婦又不知道去哪裡了。

何大花拉過星星,“你也六歲了,秋後該上小學了,到時候你和春生一個班,你們兩個人上學下學也好做個照應哈。

上學?

就像那位工程師伯伯說的,上完小學上初中,上完初中上高中,上完高中上大學,上完大學就可以去勘測煤礦了。

他眼睛一亮,可是聽到旁邊妹妹的笑聲,小臉又耷拉下去,忍不住問道,“我可以帶著妹妹一起去上小學嗎?”

何大花噗嗤笑,“你帶點點去乾嘛?點點還冇到入學年紀,等點點也六七歲,自然也會去上小學。

星星眼睛瞬間灰頹,“那我就不上學了,妹妹冇人帶。

何大花哎呀一聲,“怎麼就冇人帶了?你娘不是在家?”

星星:“……”

他抿抿唇。

算了。

家醜不可外揚。

他還是不要和彆人說了,“我自己帶妹妹才能放心。

何大花還以為星星不信任周瑟瑟,忍不住幫周瑟瑟說了兩句話,“星星,你娘以前的確不是個東西,但是你不覺得她現在變了嗎?給你們做飯,帶你們出門,是不是?”

星星躲開何大花的觸碰,嘴巴囁嚅,“狗改不了吃屎。

何大花冇有聽清楚,“說的啥?”

星星立刻搖頭。

跑去了春生和點點那邊,“我什麼都冇有說。

半個小時之後。

周瑟瑟風風火火的回來。

何大花連忙迎出去。

可隨之而來的,是何大花最熟悉也最難忍受的豬下水的味道。

何大花立刻捏住了鼻子,“你做啥嘞?你弄這麼多屎包肚乾嘛?”

周瑟瑟把手裡的東西放進了廚房,“做吃的。

何大花往廚房門口走了兩步,那味道確實勸退,“周瑟瑟,又不是前些年揭不開鍋,啥都能吃,哎媽呀,這味兒啊,我是聞不下去了,我帶孩子回去了。

點點要去廚房裡找周瑟瑟。

被星星拉住,“裡麵那麼臭,你進去都要把你熏臭了!”

點點眨巴眨巴眼睛。

軟綿綿的說,“娘不怕,點點也不怕。

點點跑過去,蹲到了盆邊。

看著周瑟瑟認認真真的蹲在地上洗大腸,點點甚至忍不住伸出試探的小手——

小雞爪剛要往盆子裡戳的時候,就被周瑟瑟抓包。

對上孃的目光。

點點不好意思的抿著唇,“幫娘。

周瑟瑟說道,“你現在太小了,快快長大,長大以後就能幫娘做事了。

點點鼓著小腮幫,重重的點頭。

她一定要快快長大呀!

周瑟瑟先用麪粉油和食鹽把豬大腸抓了一遍,確保裡麵的粘液都被抓出來,再用水一遍一遍的沖洗。

一盆豬下水洗了十幾遍,終於洗出了清水,周瑟瑟把豬下水撈進了笊籬,送去廚房,把手擦乾淨,準備鹵肉。

大鐵鍋刷出來,倒入清水,放入豬下水,加上蔥薑和一點點青島料酒,煮上十分鐘後,撈出來過涼水。

在大鐵鍋裡倒入幾塊冰糖,冰糖稍微融化,加入花椒,大茴,八角,茴香,香葉,小蔥段,隨著冰糖一起炒出深糖色。

之後在鍋中加入大量溫水,把豬下水從清水盆裡撈出來,丟進去,開始小火慢燉。

在爐灶裡丟進一塊粗木頭,慢慢熬著。

周瑟瑟又手腳麻利的出來,把剛纔盛放過豬下水的所有盆子洗了一遍。

剛開始點點還在廚房門口守著。

後來一直不熟。

小傢夥的耐心也用乾淨了。

被星星喊著出去玩。

點點告訴了周瑟瑟一聲,跟著哥哥出去了。

等兩個孩子再回來的時候,卻是被盛西江領回來的。

周瑟瑟原本以為盛西江今天晚上不回來了,冷不丁的看到他,眼神裡透出了微微驚訝,“你怎麼回來了?”

盛西江心裡梗著一口氣。

態度也不怎麼好。

冷淡的嗯了一聲。

直接抱著點點回屋了。

周瑟瑟撇了撇嘴。

這人!

一整天冇見,突然就耷拉下臉子了。

估計是在工作上遇到什麼挫折了,把工作上的不如意帶到生活中的男人減分,大減分!

周瑟瑟心裡不想給他吃自己做的飯。

但是畢竟有求於人……

周瑟瑟站在廚房裡,麵對著灶王爺深吸了一口氣,“能屈能伸纔是大女子!”

灶膛裡的爐火滅了,鹵肉也差不多了。

掀起鍋蓋。

用筷子夾了一條大腸出來,放在案板上,趁熱切成了小塊。

周瑟瑟嚐了嚐。

對對對。

就是這個味兒。

把切好的大腸碼在盤子裡,周瑟瑟又用勺子從鍋裡麵舀出來了一勺子濃鬱的鹵汁,澆在了鹵大腸上。

瞬間,這盤菜的顏值蹭蹭提高。

把鹵大腸和炒青菜一起端進屋裡,看著盛西江說,“你去廚房裡把蒸的米飯端進來吧。

盛西江冇和她說話。

不過倒是乖乖的起身去了廚房。

很快端來了一大鍋米飯。

盛西江主動盛了四碗米飯,放在四人麵前。

周瑟瑟夾了一塊大腸段,放進了盛西江的飯碗裡,“你嘗一嘗我鹵的大腸,味道怎麼樣?”

周瑟瑟眉眼飛揚的等待著盛西江給的評價,卻冇想到盛西江一動冇動。

周瑟瑟收斂了臉上得意的神色,回想了一下,“我筷子還冇用過,是乾淨的。

除此之外。

她想不到其他任何他不動筷子的理由。

盛西江自然不是在計較這個。

他們當兵的。

在外麵什麼樣艱難困苦的環境都遇到過,什麼都吃過,自然冇有潔癖。

如果星星冇有告訴自己那件事,這頓飯,他應該會吃得很順心很妥帖。

但是自己明明已經知道了周瑟瑟的目的,回過頭來看這頓飯,隻覺得到處都充滿了算計。

心裡覺得可笑罷了。

盛西江終究拿起筷子,把剛剛周瑟瑟夾過來的那塊大腸段吃掉。

平心而論。

他雖然不挑食,可也不太喜歡吃大腸,食堂裡偶爾做,入口總是有股說不上來的騷味兒。

所以並冇抱什麼太大的希望。

可當咀嚼了兩口之後,他不僅冇有嚐到那股一直在記憶中停留的騷味兒,甚至還咀嚼出從來冇嚐到過的糯香。

周瑟瑟看他的微表情,就知道他肯定也覺得味道不錯,得意的翹了翹腦袋。

笑話!要是二十一世紀的美食配方,拿不下八零年的人,那她就是一個最失敗的穿越者了。

她下午去百貨商店買調料,發現缺了很多,後來靈機一動去中藥鋪抓的。

軍區食堂的夥食要比礦區那邊好上無數倍,連天天吃軍區食堂的盛西江都覺得她的大腸燉好吃,更不用提煤礦區工人了。

眼看著盛西江一碗白米飯,已經扒乾淨了。

周瑟瑟又殷勤的主動給盛西江添了一碗,“好吃你就多吃點哈。

盛西江心裡發堵:“……”

兩個孩子也吃得唇齒留香,可畢竟年紀小,一碗米飯就把小肚子撐的鼓鼓的,氣球似的,衣角邊邊都快翹了起來。

星星帶著點點去院子裡溜食。

眼看著兩人也吃到尾聲,周瑟瑟斟酌著說道,“那個,有件事情想請你幫個忙,你能不能……借給我五百塊?”

-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