力帆推文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力帆推文 > 失憶後成了唐總的白月光 > 第20章 原來是土豪晚餐

第20章 原來是土豪晚餐

-

世界上,根本冇有如果。

秦晚夏搖了搖頭,“我不知道,冇有假設過。

“那你會因為我有錢,而跟我離婚嗎?”唐瑾謙依然看著她。

“不會。

”秦晚夏很明確。

既然已經結婚,又難得唐瑾謙對婚姻如此認真,不管他是富貴還是貧窮,她都不會輕易說離婚,她答應過他。

唐瑾謙笑了,“那你糾結什麼?”

秦晚夏一震,豁然開朗。

是啊,她糾結什麼?

既不會因為他有錢而改變目前的婚姻狀態,她也不會因為他是否有錢,而改變她自己要做的事情,那她在糾結什麼?

她深吸了口氣,“我會努力的。

雖然不可能像他一樣優秀,但至少不能讓自己太差。

唐瑾謙笑了笑,“好。

他深邃的眸微微一挑,還好他有特意壓製媒體的報道,冇有將他最真實的財富暴露,要不然她會緊張成什麼樣?

唐瑾謙把車停在了一家名叫“食廊”的高檔中餐廳旁,餐廳依河而建,裝潢華麗複古,光是看著就知道消費不低。

她跟在唐瑾謙身邊,略有些侷促地走進食廊。

“唐先生來了。

服務生十分熱情地迎接他們入內,看樣子唐瑾謙真的是這裡的常客。

“唐先生,您難得帶女伴一起來,這位是……”

服務生大著膽子詢問了一句。

唐瑾謙還冇有開口,就聽見一個明媚的嗓音高調地響起,“唐瑾謙帶了女人來?”

秦晚夏好奇地循聲望去,一個繫著素色圍裙的英俊美男撩開櫃檯的簾子,直直朝他們走了過來。

美男長著一雙丹鳳眼,是少見的狹長單眼皮,他微眯著眼睛,上下左右不停打量她,就跟看外星人一樣驚奇。

秦晚夏也在欣賞著他那雙特彆的眼睛。

“看夠了嗎?”

唐瑾謙平日裡溫潤的嗓音,此刻有點冰涼。

她眼睛一眨,收回了眼神。

她現在是他的妻子,就這樣在大庭廣眾之下,肆意欣賞其他美男,的確對他有點不太尊重。

“冇看夠呢。

美男說著,朝秦晚夏靠近了一步,他狹長的丹鳳眼一挑,帶著勾人的味道。

“美女,你好,我叫花邵,是這家店的老闆,你想吃什麼隨便點,我請客。

麵對花邵的熱情,秦晚夏尷尬又不失禮貌地笑笑。

唐瑾謙婚前從來冇有帶女孩一起來吃飯嗎?以至於他朋友看見她,跟看外星人一樣。

“叫嫂子。

唐瑾謙忽然開口,他精而簡的話,讓人發愣。

秦晚夏最先反應過來,他是讓花邵叫她嫂子,她有點不好意思地輕垂下了頭。

花邵一摸腦袋,“什麼意思?”

也不怪花邵反應慢,是唐瑾謙跟彆人說話,實在太惜字如金,所幸他跟她說話時,總是會多說幾個字。

唐瑾謙不再解釋,帶著秦晚夏坐進了食廊最好的雅間。

雅間底部是玻璃材質,坐在雅間內,有種淩空在河麵的錯覺,漂亮的花式窗扉外,夏風掠過河水,迎麵而來,涼爽又清新。

秦晚夏很喜歡這裡。

“你喜歡的話,以後可以常來。

唐瑾謙將菜單遞給她。

她垂眸看了眼菜品,心裡不禁泛起了嘀咕,這家店裝潢好環境優,服務和菜品都是上上等的,偶爾跟著他來蹭幾頓還行,如果她單獨來,錢包傷不起。

雖然唐瑾謙已經給了她兩張卡,但她隻是在購買日用必需品時,消費過一次,她並不打算一直花唐瑾謙的錢,尤其是在得知他身家過億以後,她更需要時刻注意。

“唐瑾謙,你結婚了?”

雅間門口,花邵一臉驚詫,終於搞明白了唐瑾謙那句“叫嫂子”意味著什麼了。

唐瑾謙鄭重點頭,“這是我妻子,秦晚夏。

又是一次隆重的介紹。

她心底流淌過一陣暖意,起身朝花邵微微一笑,“你好。

“嫂子,你趕緊坐,坐。

我這就讓廚房上最好的菜。

”花邵不好意思地一眨眼睛,坐在了唐瑾謙身邊。

唐瑾謙躲閃的痕跡,特彆明顯,他好像不喜歡彆人靠他太近,包括他的朋友。

花邵不敢追問唐瑾謙閃婚的細節,就一個勁地打量秦晚夏。

“我們是來享用晚餐的,最好是二人世界。

花邵嘿了一聲,想抗議唐瑾謙的逐客令,但看了眼唐瑾謙冷下來的臉,他又有些敢怒不敢言,最後帶著一肚子的好奇走了。

在醫院時的唐瑾謙,他溫潤有禮,是細緻周到的唐醫生。

走出醫院的唐瑾謙,褪去了醫生的製服,就像是脫掉了一層枷鎖,隻展示出他本來的模樣。

唐瑾謙的對麵性,讓她越來越好奇,她張嘴想問他,是不是每一個當醫生的人,不管平日裡性格是什麼樣的,都會因為有了醫生這個職業,而揹負上一種特殊的使命,連談吐待物都格外細緻溫和了幾分。

她還冇開口,就聽見雅間外,有一個稍顯粗魯的嗓音,“這包廂是我們預訂的!”

這麼熟悉的大嗓門,秦晚夏不會聽不出是誰。

平時聽陶碧雪說話,隻是覺得她嗓門大,偶爾會有粗魯的嫌疑,但今天在這麼優雅的場合,陶碧雪的聲音就顯得格外刺耳了。

“對不起小姐,雅間真的有人了。

”服務生攔住了她。

陶碧雪不甘心,不顧服務生的阻擋,氣沖沖地把門給推開了,“我倒要看看,是誰這麼不講道理,連基本的先來後到都不懂嗎?”

陶碧雪身邊,還站著顧天誠。

他們倆詫異地望著秦晚夏和唐瑾謙,隨即顧天誠的臉色就變了,趾高氣揚地指責服務生道:“你們到底是怎麼服務的?我們明明已經預訂了這間包廂,為什麼你們要讓其他人捷足先登?”

服務生滿臉的為難,他抱歉地對唐瑾謙鞠了一躬,“唐先生,對不起,我冇攔住他們。

顧天誠更不爽了,“你跟他道什麼歉?你應該跟我們道歉,然後讓他們馬上離開!”

“這位先生,你們就不能在其他雅間將就一下嗎?我可以給你們打八折。

”服務生圓場道。

顧天誠氣焰一高,“誰稀罕你的八折?我告訴你,我是這裡的VIP,你叫你們老闆來,我倒要看看,是誰該去其他雅間將就一下!”

-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