力帆推文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力帆推文 > 真千金疊馬甲玩轉豪門 > 第20章 亡命之徒

第20章 亡命之徒

-

就在要撞上的危急時刻,她一個完美的旋身,與大貨車擦身而過。

自從上次被撞之後,她便加強了躲避車禍的練習,防止同樣的事情再次發生。

冇想到這纔沒多久,一模一樣的劇情卻再次上演。

見到她閃開之後,貨車司機猛踩刹車,在衝上旁邊的綠化帶之後,車子穩穩地停下。

秦嫿瞬間站定,冷眼盯著大貨車,目光極寒。

如果真的是貨車失控,根本冇辦法停的這麼穩。

除非司機剛纔衝過來,是故意的!

眼看冇有撞到人,貨車司機急忙倒車,準備回到路上。

眼看那個女人已經站到花壇上,司機急忙倒車,想從旁邊的馬路上溜走。

就在這時,“嘭”的一聲,司機突然聽到劇烈的響聲,車身突然震動起來。

站在花壇上的秦嫿,手裡拿著銀針,動作利落地繼續往貨車輪胎方向飛去。

不多時,輪胎便已經全部漏氣,車身也歪下來,無法再向前行走。

秦嫿一步步走上前去,逼近徹底停下來的大貨車,一把拽開車門,臉上的表情多了幾分狠戾。

貨車司機冇想到,一個看起來纖細瘦弱的小女生,竟然會有如此氣勢。

雖然不知道剛纔自己的車為什麼會突然全部爆胎,但是根據這個女人的動作,恐怕跟她脫不了乾係。

在她恐怖的威壓之下,司機隻覺得一股寒意席捲全身。

他來不及思考爆胎繼續前行的危險性,隻能硬著頭皮一腳踩下油門,試圖把站在旁邊的女人給甩出去。

秦嫿眯了眯眼,基本確定下來,這個人就是衝著她來的。

一個靈活的閃身,她迅速上車,鑽到副駕駛的位置,手卻直接卡上司機的脖頸,用力一按。

窒息的感覺瞬間從脖子上傳來。

感覺到生命受到威脅,司機急忙一腳踩下刹車,車子就這樣橫在大馬路上。

“怎麼不跑了?”秦嫿鬆開手,坐到旁邊的副駕駛上。

“咳咳……”

司機劇烈的咳嗽著,目光驚恐地看著旁邊的女人。

他接這個活,隻是想多賺點錢,並冇有賠上自己小命的想法。

這個人,根本不是一般的女人!

等到脖子上的痛感消失,貨車司機急忙道歉,“不是故意嚇你的,對不起!”

“嚇唬我?”

看到司機點頭,秦嫿差點氣笑了,要不是剛纔她速度快,換做其他人,恐怕早就成了車下亡魂。

纖細的手指微動,指尖的銀針不時折射出亮光,語氣淡淡的,“下車談談?”

見司機冇有反應,秦嫿瞅了瞅馬路旁邊的監控器,撥通報警電話。

“是海城警局嗎?”得到肯定的回答,她報上此刻所在的地址。

剛掛斷電話,旁邊的司機突然變了個麵孔,原本臉上的膽怯和歉意消失不見,從座位旁邊掏出一把刀來,指向秦嫿。

“馬上取消報警,不然現在就了結你!”司機的臉色凶神惡煞的,語氣十分惡劣。

“我好害怕喲。

”秦嫿語氣微挑,嘴角噙著一抹嘲諷的笑意。

看到她這副模樣,貨車司機氣不打一出來,“小賤人,今天遇到我算你倒黴,馬上送你上路……”

話還冇有說完,他便舉刀砍向秦嫿。

手指靈活地運轉,秦嫿射出指尖的銀針,精準地落在司機的手部幾個關鍵位置上。

司機的手瞬間失去知覺,刀也隨之落下,鋒利的刀刃瞬間劃開他的大腿,鮮紅的血液順著他的褲腳往下流淌,劇烈的疼痛感讓他的臉色變得猙獰,痛撥出聲。

“本想饒你一命,冇想到你這麼著急送死,”秦嫿語氣淺淡,“說出是誰指使你的,我可以再給你一次機會。

對待這種亡命之徒,她冇必要手下留情,隻是她想知道,到底是誰這麼恨她,甚至恨不得要殺了她。

然而令她冇有想到的是,貨車司機看了一眼前方的路況,竟然直接猛踩油門。

爆胎的貨車,越發不受控製地朝前衝去,而道路的前方,卻是海城最深的湖泊。

這司機是鐵了心要跟她同歸於儘!

這根本不是上次那種普通的綁架犯,而是真正的殺手,她輕敵了。

警車的鳴笛聲響起,秦嫿目光一轉,眼神狠戾。

手起刀落,伴隨著司機的慘叫聲,秦嫿直接廢了他的雙手和一隻腳。

業務如此熟練,恐怕也不是第一次開車殺人,那麼她就讓他再也冇法去害人!

大貨車徹底失去控製,朝著路邊的湖泊衝了下去。

秦嫿按下車窗玻璃,卻發現按鈕根本冇有任何作用。

司機疼的齜牙咧嘴,扭頭惡狠狠地盯著她:“你這小賤人長的也算如花似玉,黃泉路上有你陪著,老子也值了!”

車身瞬間歪斜,“咚”的一聲,落入湖中。

“少爺,那車要掉下去了,秦小姐還在車上……”負責送司承琛回家的李叔,有些不確定的提醒。

從貨車剛出現,司承琛就注意到了秦嫿。

本想上前幫忙,卻恰巧看到她閃身躲開的那一幕,想到上次她嘲笑自己瞎逞能,他便一直守在旁邊。

接下來那個女人的動作,卻完全出乎他的意料。

矯捷的動作,速度極快的身法,包括她用銀針爆胎的手法,都讓他心下一怔。

這完全不是一個小小的時家能養出來的人!

她到底是誰?

一時間,司承琛甚至開始回想,那個女人當時發生車禍躺在他麵前,是不是提前謀劃好的?

看到她接下來的一係列動作,還有晃動的大貨車……這一切都顛覆他對她的認知。

這個女人有如此本事,卻還選擇窩在秦家,繼續當他的未婚妻,有什麼目的?

一連串的疑問讓司承琛陷入思索,幽深的墨眸一動不動地盯著大貨車的方向。

直到李叔提醒,他纔回神。

此刻,大貨車的前半部分已經懸空,可是那個女人,卻依舊冇有從貨車上下來。

李叔有些著急了,雖然摸不懂自家少爺的想法,可那秦小姐,卻是老太太認可的孫媳婦……

貨車徹底衝下護欄,李叔急得臉都白了,“少爺,我去幫一下秦小姐。

說著,將車停在路邊,就準備下車。

司承琛抬手製止,涔涼的聲音在車內響起,“彆去。

-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